• 《大宋少年志》终章将启 “七斋”信念成就坚定口碑
    发布日期:2022-02-24 22:11   来源:未知   阅读:

  “人人都说江南好”。提起江南,人们不禁就会想起杏花春雨的诗画水乡,饭稻羹鱼的市井生活,文化昌盛的耕读世家,风流文雅的才子佳人……它是诗人笔下最美的意象,是中国文人心中的一方乡愁。今期香港正挂图库!而江南文化是中华文化最富人文魅力和美学精神的部分,是中国梦最诗情、婉转的典雅章回。

  日前,南京大学美学与文化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著名美学家潘知常来苏漫谈江南。在他看来,江南文化可以用“最文化”“最中国”这六个字概括,而苏州,一直是江南文化的核心,是无数中国人的精神家园。

  古人有诗云,“若到江南赶上春,千万和春住。”江南究竟在哪里呢?潘知常认为,它并不是一个固定的概念,在古代,比较偏北(江淮平原),是“吴文化的江淮文化化”;在近代,又有点偏南(宁绍平原),是“吴文化的越文化化”。但是,苏州一直是江南地区的经济文化中心,宁绍平原、江淮平原则是它的两翼。而从文化的角度来说,江南文化由三种文化组成,“它的核心是以苏州为代表的吴文化,两翼是以杭州为代表的越文化和以南京、扬州为代表的江淮文化。”

  从星河灿烂的文化名人,到穿越风雨的文化景观,再到和合共生的文化气象,千百年来,饱经战乱的中华文明多次在江南深度融合、休养生息,最终形成了现在的江南文化。在潘知常看来,江南文化是中国最成熟的内陆文化和农耕文化,可以用“最文化”“最中国”这六个字概括,“准确的说,江南是最文化的中国,江南文化则是最中国的文化。”

  潘知常认为,苏州比较完整地保留了古城原有肌理和风貌,彰显出深刻的历史内涵和古城特色,这是苏州得天独厚的优势。“因此,苏州一定是最江南的地方。我们要看江南文化,就一定要到苏州。”潘知常表示,从这个角度来说,苏州一定要讲好中国故事,让全世界看到“最文化的中国”。

  “区别于塞北文化、中原文化,江南文化最大的优势是经过了两次对话和两次加权,江南文化包容吸纳、创新开放的精神也体现在它的两次对话里。”潘知常表示,所谓的“两次对话”,第一次是淡水文化内部的长江文化和黄河文化的对话,从泰伯奔吴到永嘉南迁,从运河漕运到赵宋南渡,中原文化一次次进入南方时,都是通过江南作为中转站。第二次对话是淡水文化和咸水文化的对话,也就是江河和海洋的对话,“太仓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之一,近代开埠通商也是从江南、岭南起,可以说,中国和西方文化的对话,也是从江南开始的。”

  而两次加权,潘知常认为,第一次加权是政治的加权,“大运河拉近了江南与北京的距离,江南文化成了帝王将相、才子佳人追慕的时尚潮流和对理想生活的无限憧憬。”第二次加权是文化的加权,“江南文化装满了中国文化最丰富的意象元素和最饱满的情感世界。因为江南的存在,中国文化有了故乡和归宿。”潘知常说,他觉得,中国文化是在正确的地点、正确的时间遇到了江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江南就是中国人的袖珍祖国。”他认为,苏州人有义务替中国人呵护好这个“袖珍祖国”,让它发扬光大,和中国人民一起走向未来、走向新的世界。

  明代学者王士性说的那句“苏人以为雅者,则四方随而雅之;俗者,则随而俗之”,至今仍取得广泛共识。江南文化深深烙印在苏州景物的风光流转中,苏式生活也早已融入江南文化的日常之美。

  在潘知常看来,江南美学的核心价值是以“农业”为基础,以“入仕”为导向,以“经商”为辅助。在此基础上,江南文化的特色集中体现为:为美而生,向美而在。他表示,很少有哪座城市像苏州这样,模糊了时间、空间与次元,超越了一方水土与现实面貌,把日子过成了一种审美。而江南文化与中原文化、塞北文化等最大的不同就是,苏州人乐于将生命“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乐于将生活活成一种文化,将生命变为一种享受,因此,有了享誉天下的苏州园林、吴门画派、昆曲评弹、苏工苏作。

  潘知常表示,作为中国人的精神家园,江南文化是鲜活的、有生命力的、不断向前发展的,希望苏州从江南文化出发,站在“长三角一体化”上升为国家战略的历史机遇期,让江南文化在新时代焕发出新活力。(苏轩)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