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蓝色光标与百度希壤达成战略合作 携手推进元宇宙产业发展
    发布日期:2022-07-04 22:43   来源:未知   阅读:

  2015年7月4日下午,吉莉安·赛克勒女爵士国际艺术家展览项目——《基因:血统与人类家族》在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开幕。国家文物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宋新潮,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院长杭侃,吉莉安·赛克勒女爵士,中国考古学中心主任徐天进,中国网艺术总监勾霞,艺术家托尼·斯考特等出席开幕式。 此次托妮·斯科特在北大赛克勒博物馆的展览作品均是在北京特别创作,将在她之前在美国的巡展《血脉传承》展览上拓宽主题。她此次的创作灵感来源于她对DNA的最新研究并与中国发生关系:远古史上可能曾发生过的人类从非洲到亚洲再到美洲的迁徙,让这三个大陆上的人种也许拥有基因上的传承。

  艺术中国:您的这些作品是不是所有的都是在北京完成的,在这个过程,包括根据博物馆的空间来设计展览的过程中都发生了什么,能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

  托妮·斯科特:这些作品都是我为此次展出特别创作的。我收到吉莉安•赛克勒女爵士国际艺术家展览项目的邀请函,他们告诉我这次展览是在北京,于是我开始思索,我想要与中国的观众分享什么,什么样的作品可以展现我艺术上一直衍用的人文故事。所以这次的作品,包括花费了非常久的时间创作的奴隶的形象,都是特别为在北京的展览所创作的。

  有几样东西,包括我在这里的经历对我来说很有启发性。首先就是我被激发了对中国历史和中国家庭的兴趣。中国文明整体繁荣,从未被拆解和分散,并且保持了自己的文化丰富性,能够拥有这样长的一段历史和丰富的信息记录来审视中国文明是美的,这种美感对我来说是相当温暖且鼓舞的。

  我请两位中国人观看这艘船,一位是摄影师,一位是即将毕业的考古系学生。他们告诉我他们看到了他们祖父的形象。我问其中一位学生她看到了什么,因为我们对颜料的运用不同,她却能看到相似的东西。她告诉我是他的脸形,他的眼神,他的胡须。这让我觉得很温暖人心,这蕴含了很多人文故事在里面。

  每种文化都有其独特的民族美。作为一个美国人,看到在每个群体里有不同种族是非常美好的。但是在这里让我很受启发的是中国社会的整体性。没有什么人看起来找不到位置或是不是社会的一份子。有时作为非裔美国人我很难去理解它。但是这里有一种美丽的凝聚力,因为你们有这样的根基,这样的文化和历史,这样的家庭。

  我同时希望能够传递这样一个理念,那就是,尽管我们有不同的文化传统,但我们却与生俱来的互相关联,在皮肤之下我们是一样的,我们都有DNA,我们是互相关联的。所以我想传达的一个更大一些的理念就是我们之间的普遍关联,希望通过这一点从某种程度上让人们可以接纳彼此。

  艺术中国:您对于这个课题的研究已经进行了多久,未来是否还会继续以这个课题作为创作的灵感来源?

  托妮·斯科特:当然会的。我想我对历史、文化还有部分非洲的黑暗历史比如不被讨论的黑奴贸易等话题已经探讨了有十年之久。我发现,不论在全球范围还是在国内,有一个问题非常重要,那就是人们不再去在新闻中涉及奴隶制,而他们应当谈及,试想我们的国家非常年轻,只有500年历史,然而奴隶制却延续了300到400年,奴隶制对人的心理所产生的影响仍存在,www.195kj.com,尽管有各种研究关于创伤的延续、恐惧的延续和种族主义的延续,人们忘记了这种痛苦的根源,但这应当是被铭记的,只有这样,我们才可以更深入的审视它,找到解决的方法。

  最后补充一句,这次我来到中国的旅程丰富了我的内在,因为我有美国原住民的血统,而现在我的目光越过了国界,我看到我的祖先曾到过这里,我能感受到遥远的家族联系,我觉得这是有人性在里面的。我想一种特定的自豪感和历史让我感到我有个更多的根,我的脚步也更稳定,更充实。

  关于继续这一系列的问题,举个例子,我正在与亨利•奥斯特博士一起合作,他是犹太屠杀的幸存者,今年已经87岁了。我与他一起创作了一个雕塑,是以他刚被放出奥斯维辛集中营时创作的一个雕塑为基础的。我的历史与我对种族灭绝和奴隶制的敏感充斥了我的内心,迫使我想要去参与和讲述他人的故事。我的同胞或我本人是否有过这种历史是不重要的。我们有很多事情可做,去讲述过去的故事,把它们串起来,然后去防止未来的悲剧。所以,犹太屠杀是我下一个大的课题,当然也包括美国原住民的种族灭绝,还有美国原住民所自豪的和我们的文化,让更多人可以了解我的同胞和他们的人性之美。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