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在他乡挺好的》研讨会:好剧在于真实、真诚、真情地展现生活
    发布日期:2022-02-03 04:00   来源:未知   阅读: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停电,是生活中常见的烦恼,天天停电,恐怕谁都有点儿受不了。连续两个月天天停电20小时左右,这样的麻烦让人实在气恼。最近,广西梧州市藤县的市民们就遭遇了电荒的烦恼,从今年7、8月份以来,藤县经常昼夜停电,市民的生活受到很大影响,电都到哪儿去了?

  9月中旬,藤县的秋天远没有来,白天的炎热、夜晚的余温,藤县人都必须忍受,因为他们电不够用。一位朱姓的市民接受采访表示,他家的蓄电池铺子开在塘步镇,藤县的近郊,屋子门口的自备发电机一直轰鸣,女主人说到停电有些急切。

  女主人:今天早上停到现在,白天也停,晚上也停,一天几个小时,肯定不方便。它来一下,我就要赶着它来电的时候快点去煮饭,要不等一下饭都没得吃。

  记者:小店里摆着不同种类的发电机、蓄电池,这两个月,小店的生意倒是不错。

  藤县,地处广西壮族自治区梧州市,今年7、8月份以来,大面积长时间的停电笼罩着这座人口过百万的桂东小城,最紧张时普通居民每天只能供电两小时。这段日子状况好一些,每天能用上5、6个小时的电。藤县人从抱怨到逐渐坦然,毕竟在这个地方,似乎没有谁占了用电的便宜,学校、医院、甚至车站售票大厅,发电机都是必备装置。

  民营医院:是啊,这个地方经常停,特别多平时我们都备有发电机,我们的手术做不大,如果非常大肯定危险,做大手术不知道会有什么危险。

  覃靖峰:我们也不能保证,没有自己发电的人员,学校自己买的,分期付款,分两个学期还是三个学期的付款。

  饱受缺电的苦,大家也在猜测停电的原因。藤县城郊不远处的陶瓷工业园是藤县这两年招商引资的硕果,难道政府把电都给了用电企业?“新中陶”是其中最大的一家,富丽堂皇的公司大厅显得有些闷热阴暗,工作人员解释说,没有开空调,省电。哪里有钱赚?四条窑,现在只有一条,所有的工人要生活,工资就要发。

  四条陶瓷生产线停掉了三条,政府承诺企业给一条线的电,这已经让企业经营者觉得举步维艰。公司的生产基地原先在广东佛山,东部向西部产业转移,加上藤县招商引资,公司总裁办主任陈照田说,2009年,他们选中了这里作为搬迁目标。

  陈照田:那个时候说电非常丰富,我们来还是因为丰富的电源过来的,肯定是没问题,当时他们预测是不缺,谁都没想到这个情况。过去佛山也紧张,但没这么紧张。

  两个月的缺电之苦,“新中陶”已经和周围的厂子一样不堪重负,订单大量流失。对陶瓷企业而言,损失随时都在发生,停电还让生产线长期保持着巨大的安全隐患。

  企业主孙大江:拉闸老板们亏一点是小事,就怕出工伤事故,现在担心那些煤气站啊,一旦拉闸,说不定煤气爆炸了,很危险的,那一出就是大事了,所以我们现在随时都很紧张的。

  企业叫苦不迭,百姓生活也被这场电荒搅得苦不堪言,谁又是这场悲剧的缔造者?西南大旱、电荒对我们来所已经不陌生,但在桂东的这座小城,用电紧张到这个地步,还是让人生疑,继续来听记者的调查。

  彭伟元:我们还是兼顾吧,调但是也保证民生,现在我们陶瓷企业那里现在都是只保证一条线生产,调剂的大概是一万多一点。

  藤县电力公司副总经理罗志明反复强调,藤县用电靠南方电网,自治区整体缺电,藤县自然配给不够。

  罗志明:我们广西的电源,历史的原因,水电占得比例也是很高的。今年又干旱,今年特别缺水,贵州缺水比我们广西还厉害,我们广西主要的大型的水电站都是在红水河上游,都是从贵州那里留下的水源,所以今年缺的比较厉害。

  今年夏天以来,广西壮族自治区遭遇二十年一遇的电荒,全区电力供应能力约900万千瓦时,而全区电力需求超过1300万,缺口400万。滕县供电公司工程人员给记者提供这样的数字,广西全区的建立缺口近三分之一,具体到滕县,正常情况下全县用电负荷14到15万千瓦时,大网给电平均起来只有3万多,缺口是绝对的。

  记者:像我们藤县面临的电力缺口,比如在我们梧州市甚至是广西来说,算是最大之一吗?

  记者:像我们藤县面临的电力缺口,比如在我们梧州市甚至是广西来说,算是最大之一吗?

  为什么藤县的配额这么少,供电公司和公信局的声音都赞同一个说法,这和县里的经济水平、区域位置或许有关。香港马会O27期王中王开奖结果发展经济,是这个桂东小城最重要的目标,顺应东部产业转移趋势,藤县承接了这个高耗能的摊子陶瓷。电力公司说,往年藤县的电足足远够用。

  藤县县委领导曾经表示,藤县要在三五年内顺利成长为南国新陶都。对此,公信局长彭伟元也表示:

  彭伟元:我们引导经济发展的方向是不会变的。至于电力是不是受限制企业的发展,那么根据这个趋势,企业自己可以做出判断。

  未来两三年,如果真像自治区电力部门判断的那样,广西还要缺电,藤县的电力供应有没有可能有所突破?县工信局长彭伟元的答案简短但明确。

  彭伟元:根本上解决的办法,这个权限不在我们,这个应该寄托、寄望于大网或者寄望于天气。

  这无疑是场大考。中国能源网总经济师韩晓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藤县的例子只是个案。但产业结构调整正在进行,能源结构调整也即将到来,高耗能企业向西部地区转移,广西面临的难题可能不止藤县,不止缺水。

  韩晓平:即便不缺水的话,这个地区也会存在很大的问题。原来它们把电力主要是通过南方电网把电送到广东地区,那么广东地区这些年来由于电力能源供应紧张,使他们不得不进行产业结构调整。在产业结构调整过程中,首先是淘汰了那些能耗高、污染大、然后创造GDP的能力弱,同时增加税收也比较弱的一些产业。

  这些企业淘汰后考虑迁到广西,西部的优惠政策可以享受,离广东也近,技术工人可以保留。但是这种迁移本身加大的广西自身的电力负荷,西部地区必须要看好。对于那些GDP创造能力弱、消耗能源多、污染环境大的企业搬到你这儿来,是不是能给你创造足够的价值。 (记者王娴 张垒 李楠)

Power by DedeCms